国际新闻

您所在位置:首页 > 国际新闻 > 正文

谁最有可能“干掉”电视台?

文章作者:www.wwxingxi.com发布时间:2019-10-06浏览次数:1980

  传媒内参2019.9.14我要分享

  

  传媒内参导读:当视频网站与电视台实现“权力交接”,当纸媒视频化转型初步成效,当短视频平台瓜分完下沉市场,当运营商借助5G介入电视业务,我们不禁再次发问,谁有可能“干掉”电视。

  文/唐瑞峰

  “未来的电视竞争不是老三‘干掉’老二,或是老二‘干掉’老大,而是谁有可能‘干掉’电视。”这句2015年对电视未来的预言犹言在耳。

  如今,媒体融合已经跨过了五周年,当视频网站与电视台实现“权力交接”,当纸媒视频化转型初步成效,当短视频平台瓜分完下沉市场,当运营商借助5G介入电视业务,我们不禁再次发问,谁最有可能“干掉”电视。

  警惕对象1:视频网站

  迹象:台网实现“权力交接”

  从2016年的《蜀山战纪》,到2017年的《最好的我们》,到2018年的《延禧攻略》,再到今年的《破冰行动》,随着视频网站崛起,网剧反输入卫视平台已成常态,卫视话语权逐渐式微:

  今年大火的《破冰行动》不仅实现视频网站自制剧首次反输至央视,也是北京卫视黄金档近年来首次“跟播”的二轮剧,更是一线卫视黄金档罕见播出的二轮剧。该剧也同时登陆央视、北京卫视、山东卫视、广东卫视等4家电视播放平台,对于网生影视内容产业发展的意义重大。

  

  来自中国广视索福瑞媒介研究的数据显示,上半年卫视晚间黄金档共播出221部电视剧,首轮剧仅占比1/3。对于部分卫视而言,视频网站自制剧一定程度上也弥补了其优质内容资源匮乏的现状。在视频网站与电视台的这场权力交接之中,电视台的优势地位在逐渐丧失,台网正在实现“权力交接”。

  QuestMobile的数据显示,视频行业会员用户近2/3来自高线城市。而低线城市用户规模超过7亿,18岁以下、46岁以上用户数量占比众多,这也将会成为视频会员开发市场下一步的大好机会。

  正所谓,“表面上视频网站烧钱是为了互相烧,从大的宏观格局来看,是新的这波人烧钱干传统的这帮人。”视频网站“下沉战场”新赛道,尚不知谁将会成为赢家,但可以预测的是,这场“下沉战”将会进一步瓦解掉电视台的存量受众,如已与电视台形成“约会意识”的中老年观众。

  警惕对象2:纸媒

  迹象:报纸开始抢广电的饭碗

  今年年初,有专家预判,纸媒在融媒经营方面成绩突出,实现了营收的大幅增长。在传统媒体融合改革的背景之下,纸媒抓住了转型发展的历史机遇,报业的“自救”似乎比广电更有成效:

  早在2017年,河南日报报业集团多元产业收入占总收入的比重上升到69%,已经成为河南日报报业集团新的经济增长极;

  公开资料显示,上海报业集团 2018年总收入达35.29亿元,新媒体收入占媒体业务收入的比重首次超过50%;

  据央视市场研究资深研究顾问姚林透露,封面新闻新媒体净利润已过千万元。而通过发行减量,减少人工等,报纸成本大幅度下降了。

  互联网是一个融合性的载体,它不仅仅是一种表达方式,它更多的是靠调动文字、图片、音频、视频等各种媒介形态。 在“两微一端”成为媒体转型标配后,报纸视频业务呈爆发式增长,视频业务是纸媒转型过程中一个不断探索的方向。

  

  相对报纸而言,纸媒面临的危机更早一些,从实践中看,广电媒体融合一定程度上落后于纸媒;相对纸媒,广电的包袱比较重,当报纸在抢广电的饭碗,但广电又没有能力去反击,甚至去改变,纸媒在全媒体转型中抢占了电视台的业务,而电视台尚未发挥出本有的视频优势,一定程度上就造成了对电视台的威胁。

  警惕对象3:短视频

  迹象:当下沉市场被瓜分殆尽

  最新数据显示,2019年上半年,省市级地面频道收视均呈现出提升乏力,优势被蚕食的迹象。从29个省网省级地面频道近两年数据的对比情况来看,晚间时段期整体份额从27.2%下滑至25.7%,其中只有6个省份省级地面频道份额出现增长,23个省份呈现下跌,下降范围较去年进一步扩大。

  相比省级地面频道,城市台面临的压力更大,在112个城市调查网中,市级频道晚间整体份额从12.3%下滑至11.4%,其中只有46个城市台份额值出现增长,其余城市呈现不同程度下跌。

  

  一边是收视率的下滑,一方面是短视频全面崛起。《2019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》显示,短视频日均使用时长首次超过长视频,催生了新的传播平台、节目形态与用户消费习惯,快节奏、碎片化、开门见山、短小精悍成为行业潮流。甚至有预测,到2020年,短视频(产品)将会达到10亿DAU与微信相当。

  有观点认为,视频网站吃的,是地方电视台的电视剧市场;短视频平台,取代了地方电视台最重要的职能:当地真实生活展现。而由于广电媒体生产的内容、思维方式被固化,当传统电视传播介质被瓦解,广电媒体生产的内容也就渐渐失去了受众。

  警惕对象4:通讯运营商

  迹象:借助5G介入电视业务

  由于受到中国政策的影响,运营商的电视业务受到限制,目前各大电信运营商都将大视频作为核心战略之一,运营商和电视业务的结合已经是一个历史的趋势,各地运营商正在通过各种方式开展电视业务。

  而随着5G牌照的发放,作为内容出口的电视台,在5G中拥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,也正加强与运营商的合作。

  

  5G时代带来的是全面开放合作,三大运营商从混合业务演变到全业务形态,不断深入与电视台合作。由于无线网络与5G将为媒体和娱乐产业带来巨大商机,这或许也预示着媒体、电信和科技行业正走向全面融合的趋势。

  而随着5G时代的到来,智能手机、穿戴设备、车联网以及智能家居等互联网应用终端入口也开始逐渐成为现实,这些功能成为现实以后,很有可能未来5G时代就是革掉了电视台的命。

  再不追赶,干掉电视台的不仅仅是视频网站。这不是耸人听闻,而是正在或即将发生的事实……对于电视台来讲,它们最大的竞争对手不仅仅是视频网站们,还必须与其他平台一样争夺“国民总时间”。

  新的娱乐方式正一步步的把用户的时间拉走,导致电视机的价值大幅度降低。而电视台目前最重要的问题,就是怎样把用户重新拉到电视机前,这是一场重大的考验,也是一个再次起飞的绝佳时机。

  部分资料引自:【盘点】“台网融合”需求下的电视台与运营商紧密合作

  

  

  收藏举报投诉

  

  传媒内参导读:当视频网站与电视台实现“权力交接”,当纸媒视频化转型初步成效,当短视频平台瓜分完下沉市场,当运营商借助5G介入电视业务,我们不禁再次发问,谁有可能“干掉”电视。

  文/唐瑞峰

  “未来的电视竞争不是老三‘干掉’老二,或是老二‘干掉’老大,而是谁有可能‘干掉’电视。”这句2015年对电视未来的预言犹言在耳。

  如今,媒体融合已经跨过了五周年,当视频网站与电视台实现“权力交接”,当纸媒视频化转型初步成效,当短视频平台瓜分完下沉市场,当运营商借助5G介入电视业务,我们不禁再次发问,谁最有可能“干掉”电视。

  警惕对象1:视频网站

  迹象:台网实现“权力交接”

  从2016年的《蜀山战纪》,到2017年的《最好的我们》,到2018年的《延禧攻略》,再到今年的《破冰行动》,随着视频网站崛起,网剧反输入卫视平台已成常态,卫视话语权逐渐式微:

  今年大火的《破冰行动》不仅实现视频网站自制剧首次反输至央视,也是北京卫视黄金档近年来首次“跟播”的二轮剧,更是一线卫视黄金档罕见播出的二轮剧。该剧也同时登陆央视、北京卫视、山东卫视、广东卫视等4家电视播放平台,对于网生影视内容产业发展的意义重大。

  

  来自中国广视索福瑞媒介研究的数据显示,上半年卫视晚间黄金档共播出221部电视剧,首轮剧仅占比1/3。对于部分卫视而言,视频网站自制剧一定程度上也弥补了其优质内容资源匮乏的现状。在视频网站与电视台的这场权力交接之中,电视台的优势地位在逐渐丧失,台网正在实现“权力交接”。

  QuestMobile的数据显示,视频行业会员用户近2/3来自高线城市。而低线城市用户规模超过7亿,18岁以下、46岁以上用户数量占比众多,这也将会成为视频会员开发市场下一步的大好机会。

  正所谓,“表面上视频网站烧钱是为了互相烧,从大的宏观格局来看,是新的这波人烧钱干传统的这帮人。”视频网站“下沉战场”新赛道,尚不知谁将会成为赢家,但可以预测的是,这场“下沉战”将会进一步瓦解掉电视台的存量受众,如已与电视台形成“约会意识”的中老年观众。

  警惕对象2:纸媒

  迹象:报纸开始抢广电的饭碗

  今年年初,有专家预判,纸媒在融媒经营方面成绩突出,实现了营收的大幅增长。在传统媒体融合改革的背景之下,纸媒抓住了转型发展的历史机遇,报业的“自救”似乎比广电更有成效:

  早在2017年,河南日报报业集团多元产业收入占总收入的比重上升到69%,已经成为河南日报报业集团新的经济增长极;

  公开资料显示,上海报业集团 2018年总收入达35.29亿元,新媒体收入占媒体业务收入的比重首次超过50%;

  据央视市场研究资深研究顾问姚林透露,封面新闻新媒体净利润已过千万元。而通过发行减量,减少人工等,报纸成本大幅度下降了。

  互联网是一个融合性的载体,它不仅仅是一种表达方式,它更多的是靠调动文字、图片、音频、视频等各种媒介形态。 在“两微一端”成为媒体转型标配后,报纸视频业务呈爆发式增长,视频业务是纸媒转型过程中一个不断探索的方向。

  

  相对报纸而言,纸媒面临的危机更早一些,从实践中看,广电媒体融合一定程度上落后于纸媒;相对纸媒,广电的包袱比较重,当报纸在抢广电的饭碗,但广电又没有能力去反击,甚至去改变,纸媒在全媒体转型中抢占了电视台的业务,而电视台尚未发挥出本有的视频优势,一定程度上就造成了对电视台的威胁。

  警惕对象3:短视频

  迹象:当下沉市场被瓜分殆尽

  最新数据显示,2019年上半年,省市级地面频道收视均呈现出提升乏力,优势被蚕食的迹象。从29个省网省级地面频道近两年数据的对比情况来看,晚间时段期整体份额从27.2%下滑至25.7%,其中只有6个省份省级地面频道份额出现增长,23个省份呈现下跌,下降范围较去年进一步扩大。

  相比省级地面频道,城市台面临的压力更大,在112个城市调查网中,市级频道晚间整体份额从12.3%下滑至11.4%,其中只有46个城市台份额值出现增长,其余城市呈现不同程度下跌。

  

  一边是收视率的下滑,一方面是短视频全面崛起。《2019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》显示,短视频日均使用时长首次超过长视频,催生了新的传播平台、节目形态与用户消费习惯,快节奏、碎片化、开门见山、短小精悍成为行业潮流。甚至有预测,到2020年,短视频(产品)将会达到10亿DAU与微信相当。

  有观点认为,视频网站吃的,是地方电视台的电视剧市场;短视频平台,取代了地方电视台最重要的职能:当地真实生活展现。而由于广电媒体生产的内容、思维方式被固化,当传统电视传播介质被瓦解,广电媒体生产的内容也就渐渐失去了受众。

  警惕对象4:通讯运营商

  迹象:借助5G介入电视业务

  由于受到中国政策的影响,运营商的电视业务受到限制,目前各大电信运营商都将大视频作为核心战略之一,运营商和电视业务的结合已经是一个历史的趋势,各地运营商正在通过各种方式开展电视业务。

  而随着5G牌照的发放,作为内容出口的电视台,在5G中拥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,也正加强与运营商的合作。

  

  5G时代带来的是全面开放合作,三大运营商从混合业务演变到全业务形态,不断深入与电视台合作。由于无线网络与5G将为媒体和娱乐产业带来巨大商机,这或许也预示着媒体、电信和科技行业正走向全面融合的趋势。

  而随着5G时代的到来,智能手机、穿戴设备、车联网以及智能家居等互联网应用终端入口也开始逐渐成为现实,这些功能成为现实以后,很有可能未来5G时代就是革掉了电视台的命。

  再不追赶,干掉电视台的不仅仅是视频网站。这不是耸人听闻,而是正在或即将发生的事实……对于电视台来讲,它们最大的竞争对手不仅仅是视频网站们,还必须与其他平台一样争夺“国民总时间”。

  新的娱乐方式正一步步的把用户的时间拉走,导致电视机的价值大幅度降低。而电视台目前最重要的问题,就是怎样把用户重新拉到电视机前,这是一场重大的考验,也是一个再次起飞的绝佳时机。

  部分资料引自:【盘点】“台网融合”需求下的电视台与运营商紧密合作